更何况她近来对他还这么的冷淡……

谁知道是不是楚慎尧那个手下败将心有不甘,又在她耳边说了什么,破坏他们夫妻的感情?

眼见杜容芷抿了抿嘴想要说话,宋子循忽然用力把她抱进怀里,咬牙道,“反正不管他说了什么,你都不许听不许信!一个连兄弟墙角都撬的家伙,不是什么好人!”说着还泄愤似的埋在她颈间蹭了蹭,跟个没人要的小可怜一般。

杜容芷一愣,旋即轻笑出声,“你都在胡思乱想什么呀!”

她伸手推开宋子循,哭笑不得道,“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

对上宋子循还带着委屈谴责的目光,她无奈笑道,“我跟楚公子统共就没说几句话,而且说的那些,也都是跟你和莞儿有关……”

杜容芷顿了顿,虽不太好意思把后面的话说给他听,但想到宋子循这厮什么都爱憋在心里,刚才肯当面锣对面鼓地问出那些话已是他的极限了,也不愿意再叫他别扭下去,只垂着眼轻声道,“至于你过去的时候……楚公子正在问我,你是不是已经明白并且回报我对你的情谊了……”

宋子循一愣,有些茫然地看着她。

杜容芷撇了撇嘴,“我就说是啊,你对我很好很好……因我那时心里想的是你,自然就忍不住笑出来了……”她抬起头瞪他一眼,瘪着嘴控诉道,“谁知道被你看见,又编排出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儿来……”

宋子循一怔,眼中顿时闪过几分惊喜,忙有些无措地解释道,“我,我不是……”他低声道,“只是近来见你有些冷淡,还以为……”

“谁冷淡了?”杜容芷气哼哼道,“你身上的袍子,腰上的络子都是谁给你做的?你说这话亏心不亏心啊……”

宋子循忙抱住她,“是是是,”他讨好地哄道,“是我不好,是我小心眼儿……你别恼……”

绝对领域白丝少女夏日死库水软萌写真图片

杜容芷在他怀里挣了挣,见挣不开,才嘟着嘴委屈道,“我跟你说我这阵子身子不适,并不是在敷衍你,而是真的觉得不舒服……你就算有什么疑惑,也可以好生来问我,偏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想,又说些不阴不阳的话刺挠我……”

早先因楚慎尧的事儿一叶障目,宋子循还没觉得什么,如今话说开了,再仔细回想杜容芷这段日子的表现,好像真的有些不对劲——每天十分疲惫不说,还特别嗜睡,有时两人说着说着话再回头她已经睡着了……

再想起薛承贺早前曾说过那疫症兴许会有后遗症的话……宋子循神色顿时紧张起来,自责道,“都是我糊涂了……等明日就请表哥过来看看——”

“这时候倒是知道紧张了。”杜容芷轻哼了声,原还想再说两句吓吓他,见宋子循脸色都有些变了,不禁笑嗔道,“傻瓜,上回表哥过来给祖母把脉的时候已经帮我瞧过了……”

宋子循忙道,“表哥怎么说?”

杜容芷小脸红了红,“表哥叫我以后远着你些……”她轻轻牵过他的大手贴在小腹上,声如细纹道,“……毕竟头三个月,最是要紧……”

宋子循听到前半句刚要皱眉,心说这表舅爷也太促狭,哪有劝人家做妻子的远离自己丈夫的……却在听到后半句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好一会儿,他才呆呆地,仍有些不敢置信地嚅了嚅嘴,“你……”

杜容芷笑着点头,那双仿佛缀着漫天星辰的眼睛微微泛红。

她在他耳边缓缓地,一字一句地道,“我有了……”清风文学

宋子循定定看着她,只觉得一颗心涨得像要炸开,明明有千言万语,忽然间却好像什么都说不出来,就这么傻不愣地看了她半天,才后知后觉想起来,怔怔地问道,“是,是什么时候的事……”

杜容芷浅浅一笑,“才两个月……”她一时也不知想起了什么,脸红了红,如娇似嗔地看他一眼,小声道,“算算日子,差不多是上元前后怀上的……”

想起那晚上的颠鸾倒凤……宋子循清了清嗓子,尽量想叫自己表现得好些,却不知那忍不住咧着的嘴角怎么看怎么透着一股傻相。

他一边小心翼翼地摸了摸杜容芷的肚子,一边责备道,“这么重要的事,你该早一些跟我说……”害他跟个傻子似的和自己孩子吃了那么多天的醋……

想到又有一个小生命此时在她身体里孕育……他就觉得整颗心都要融化了。

杜容芷抿了抿唇,“不是还没到三个月么……”她轻声道,“我原本是想等一切都稳定了再告诉你……谁知却叫你误会了。”

宋子循抱着她的手紧了紧。

他知道杜容芷在担心什么。

那年她鲜血淋淋躺在自己怀里的场面还历历在目……现在她却宁愿把所有的不安与恐惧一个人承受,也不愿意跟他说……

“都是我太粗心了。”他埋在她颈间轻轻呢喃。

他本该早些发现的……

杜容芷回抱住他,柔声道,“不怪你,其实连我自己也没想到。毕竟这么多年……还是前阵子安嬷嬷总说我瘦了,这才想着叫表哥看看。”她哽咽着笑道,“你不知道,当他跟我说是‘喜脉’的时候,我高兴得整个人都傻了。”

他点点头,哑声道,“我懂。”又想起来,一脸紧张道,“表哥还说了什么?你身子还好么?才调理了半年就有孕能吃得消么?总这般疲惫困乏不要紧么?”

杜容芷忙打断他,含笑安抚道,“你别担心,我很好,孩子也很好……困乏倦嗜睡都是正常反应,不要紧的。”

宋子循刚松了口气,又不放心道,“你如今是双身子的人了,不能操心受累,不若等回头把管家的事也辞了……”

杜容芷听得哭笑不得,“你见谁家媳妇有了身孕就把庶务丢一边的?我现在好不容易才摸着了些门道,肯定不可能就这么放手的。”她顿了顿,“再则我也不想这么早就叫别人知道……”

她现在月份还小,孩子也没有稳定下来,如果有人想趁这个时候对她做些手脚,是很容易的……

最好就是以不变应万变,等实在瞒不住了的时候再说。

宋子循默了默,点头道,“你说的是。”

明明是件天大的喜事,偏还要藏着掖着不敢叫人知道,果然就像杜容芷从前说的,这高门大户的日子看着光鲜亮丽,实则危机四伏,天天都过得心惊胆战如履薄冰……心下不由对杜容芷歉意更甚,只拥着她愧疚道,“委屈你了……”

杜容芷一愣,旋即笑了。

“傻瓜。”

Post Author: admin

You may also like

梨视频丝瓜视频污直播app下载

对于龙,无论是人是兽

一级樱桃app片

“云魔,我姑且叫你云

樱桃直播app地址

就在几名资深者与梅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