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长老并未与仇道二人一同进入天宫,在将他们送到裘天铎两人手中之后便立刻带着天宫这边同意支援的好消息返回了拜天宗。

凌昀因自家师兄凌越曾与仇道二人产生过一些冲突,因而对他们的态度算不得太好,只是冷冷的看了两人一眼之后便就此转身返回天宫。

相较于凌越的冷淡,裘天铎这边却是温和了很多,“九天阁那边已然帮你们二人安排好了,而且由于你们两人此番到我天宫是为了寻求庇护,所以就将你们安置在了同一个居所之中,修炼之余你们也能互通有无!”

仇道闻言正欲开口询问,然而还不等他说话耳边就响起了裘天铎的传音,“隔墙有耳,静待时机!”

话罢,裘天铎也并未对二人表现出格外的亲近,就此转身向着天穹之上纵身飞去,后方仇道与南宫瀚海在对视一眼后也只得硬着头皮跟了上去,毕竟就眼下这般情况而言,以他们现在只有道主境的修为不要说去做什么,能够不拖后腿便已然是谢天谢地了。

但让他们所没想到的是这边才刚进天宫,迎面便出现了天命天运二人的身影,随之在对裘天铎行礼过后更是热情无比的迎了上来。

“前些时间就听说你们两个近期回来天宫,今儿可算让我们给等到了,废话少说,今天咱们兄弟几个不醉不归!”

天运哈哈大笑,一旁天命见状亦是附和道,“我这就去喊赵无极那小子,你们都不知道在从玄黄界回来之后,那家伙就跟疯了一样玩命的修炼,有时候甚至都能把自己给炼成重伤也都不肯停下,着实让人无奈啊!”

南宫瀚海闻言登时一愣,“什么意思?”

天命意有所指的看了仇道一眼,“还不是被刺激了,也不想想之前在玄黄界那边咱们的人赢的可都不轻松啊!甚至就连天英也都被人给打成重伤,乃至痊愈后也都在一直坚持闭死关,说要在无奈后的神界万宗大比中洗刷曾经的耻辱呢!”

“啥玩意儿?”一旁仇道闻言顿时便忍不住反问道,“什么时候又多出一个神界万宗大比了?这东西又是哪个没事儿找事儿的闲人搞出来的啊?牙牙了个呸的,还让不让人消停了?”

天运表情顿时就变得怪异了起来,随之更是忍着笑意对其说道,“也不是什么闲人,就是我天宫玄黄界以及魔域墟界和兽界五方势力联合做出的决定。”

暖秋一片镜像

“说什么之前那次虽然勉强能够代表各自所属势力年青一代的强弱,但从根本上来说却无法彻底展露现在的神界比之灭天之战前的神界要强了多少,所以才会有这个万宗大比,不过话虽如此,但只要年岁在甲子以内的修士都可以参加,无论散修与否!”

说着,天运略带戏谑的看着仇道嘿嘿笑了起来,“怎么,要不让咱们的仇老大去找这五方势力的真正掌权者好好说道一下,叫他们停止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好让咱们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在神界之中寻找各自机缘?”

仇道直接就傻了,找五方势力掌权者提意见,他可不是这五方势力之中的天骄,怎么可能有资格去说这些闲话,莫说如此,即便他真的就是这天宫之内天骄的话也断然不能如此质疑宫主威信的,如若不然他很可能连自己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然后……仇道便在另外三人那充满了鄙夷的目光中突然仰头大笑了起来。

“啊哈哈哈哈……看来还是这五方势力的前辈们高瞻远瞩啊,以这般方式来看未来百年乃至千年万年之后可在神界中搅动风云的人物,而且还是在尽可能避免神界各大宗门彼此冲突的情况下做到,真可谓是一切尽在掌握中啊!不愧是站在我神界巅峰之上的存在,果然值得我们用一生去追赶呐!”

南宫瀚海极为隐晦的撇了撇嘴,“真他娘的是个贱人!”

天命天运二人闻言亦是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显然对于南宫瀚海的话非常认同,只不过看在彼此还算过得去的交情上却也不能直接来打仇道的脸,最终也就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

裘天铎早已离去,为四位小辈留下彼此说笑的空间,早知仇道二人会进入天宫的天命更是在现身迎接他们之前便找人准备好了一应珍馐美味来招待他们。

然而有人的地方总归会有麻烦的存在,更何况是眼下天宫两脉弟子已然近乎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虽说拜天宗在这十年间已然成为了天宫两脉手下的双面间谍,但这也仅止于寥寥数位高层才能得知,因此在那些隶属于宫主一脉的天宫弟子眼中仇道与南宫瀚海几乎便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怎么可能会让他们在天宫之中的日子过得如此轻松。

因而不等天运将二人带到自己行宫,才刚走到半路他们四个便被那突然出现的宫主一脉弟子给拦了下来。

“呦!这不是拜天宗的两位绝代天骄么?今儿怎么有空到我天宫了?还是说几年前的那场大比没有让两位天骄打个痛快,这次特意过来是想再和我们切磋一番么吗?”

看到来人的瞬间,天命脸色不由得微微一沉,随之上前冷声说道,“凌阳,今日是我招待两位拜天宗师弟的日子,这般蛮不讲理的上前拦路,莫非你是想让外界所有人都以为这才是我天宫的待客之道么?”

谁知纵使面对这位天宫当代最强弟子对面那个名为凌阳的青年也都丝毫不怵,转而还呵呵笑道。

“天命师兄莫要误会,相信所有人也都清楚拜天宗原本便算是脱胎于我天宫之中,算是我们的下属宗门,所以严格来说拜天宗弟子也算是我们天宫的一员。”

“自家人还说什么客气不客气的,要我说两位师弟既然来了本宗,那么自然也该让我们这些做师兄的查验一番近来修行进境如何,毕竟几年前师弟我刚好外出历练,等到回来的时候凌越师叔和裘师叔已经带着你们去往了玄黄界,心中或多或少自然还是有些遗憾的。”

“再加上回来之后师弟这边可听说如若不是因为玄黄界遭遇突变而不得不终止比斗的话,以我们天宫当时带过去的人说不定连墟界那些魔兽都无法战败。”

“所以师弟就想,在当时前往玄黄界的一应天骄之中,是不是有些出于妄图捞取名声而无视我天宫威名的沽名钓誉之辈呢!”

听凌阳说完,仇道却是与南宫瀚海面带笑意的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双方眼神之中的含义更是显而易见。

“麻烦来了!”

Post Author: admin

You may also like

梨视频丝瓜视频污直播app下载

对于龙,无论是人是兽

一级樱桃app片

“云魔,我姑且叫你云

樱桃直播app地址

就在几名资深者与梅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