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白此刻只觉得,心的一角,被称之为幸福的东西逐渐填满。

慕少凌将她楼的好紧。

她能清晰的听到,男人沉稳有力的心房,噗通噗通的跳动声,和自己的心脏跳跃着同样的节拍。

慕少凌轻柔的吻上阮白的唇。

他的小白,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但依然一副很青涩诱人的模样,浑身上下都沁透着一股香甜的味道,惹得他难耐。

“唔少少凌”阮白被男人大手,几乎揉成一团,但理智回笼,她不禁推拒着慕少凌,不让他行为太过分“这里是客厅,这里不行你累了一天了,先去浴室冲个澡”

忙碌了一整天,疲累的阮白和两个宝宝,直接住在了普通两室一厅的阮家。

姑且不说这客厅刚办完爸爸的丧事,不适合做亲密运动,就说睡在另外一个房间的姑姑,也有可能会随时醒来,这

要是被撞到了,那不是一般的尴尬

慕少凌自然也知道这里不适宜和阮白亲热,他重重的亲了她娇软的唇瓣一口,凝视着这个自己深爱的女人,那白嫩的几乎能掐出水来肌肤,仿佛玉生的烟一样。

尤其,经过他一番热烈的激吻,阮白那张白皙的小脸染上一层绯雾。

她那双仿佛泉水般清澈的眼睛,也跳跃着淡淡情动的火花,贝齿轻轻咬着下唇,他的女人,又纯又欲,不是一般的诱人!

可爱水果女孩的高清日常生活照

强忍着身体火热的悸动,慕少凌摸了下她滑嫩的小脸,邪邪的调侃她“自家男人劳累了一整天,难道小白就不心疼?陪我一起去洗鸳鸯浴,嗯?”

阮白脸更红了。

“慕少凌,别闹了好不好”

心知阮白害羞的个性,慕少凌也没有再捉弄她,何况自己也真的累了一天,便再次亲了亲她,然后直接走到浴室里,脱下西装,优雅的解开衬衫扣子,露出那肌理分明的结实肌肤。

那媲美世界顶级模特的好身材,绝对足以令任何女人疯狂

临近午夜,慕少凌洗漱完毕,脚步放缓的走到卧室。

暖黄的灯光下,他看到阮白和两个孩子交颈而卧的美好画面。

母子三人那颇有几分相似的面孔,还有恬静的睡容,让他觉得温暖异常。

这一刻,他只觉得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慕少凌轻轻的上了床,情不自禁的将阮白和一对儿女圈于臂中,这一刻,所有的欲念都消失了,他甚至这才现,原来世界上还有另外一种比更让人幸福的东西,叫做家的温暖。

慕少凌一靠近自己,向来浅眠的阮白,便感觉到一团热火接近了。

顿时,她从浅梦中醒了过来。

看到男人的上半身,瞧着他那精壮有力的身躯,阮白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

她下意识的往两个孩子那边靠了一下,轻咳一声“你洗完了?洗完就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

慕少凌瞧着阮白的小动作,不动声色的再次将她搂紧,那双漆黑的眸子,仿佛万年无波的静池,有粼粼波光闪过,须臾又归于平静。

一如既往的神秘、沉稳,却能让人深陷而不可自拔。

阮白看慕少凌只是盯着自己,却不说话,那炽热的目光里饱含的,让她心里有些毛。

她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深深的知道,这男人要是禽兽起来,简直不是人。

现在两个孩子在身边,她不可能让他在这里乱来,小心翼翼的吞咽了下口水,只能再次开口提醒道“夜深了,睡吧”

“嗯。”慕少凌磁性低沉的嗓音,淡淡的应了一声。

男人的丝似乎还在往下滴水,看起来实在是清凉又性感。

慕少凌温热的大掌在阮白的秀上抚过,触感极好

,仿佛在抚摸一匹最上等的绸缎“预计下个月7号,是起诉李慧珍母女案开庭的日子,你想怎么做?”

慕少凌对那丧尽天良的母女,没有一点好感,以往那种人其实他觉得多看一眼,都脏污了自己的眼睛。虽然他很想直接将那对母女给弄死,但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阮白身上,他尊重她的意见。

这个时候提到李慧珍母女,阮白反而平静了,只说“她们害死了我父亲,理应付出应有的代价。”“好,无论你怎样做,我都会支持你的决定。不过,在处理这个案件前,我会先把张行安这个障碍给解决了。阮白,我要给你一个名分,做我名副其实的妻子,湛湛和软软名正言顺的妈妈。”慕少凌抱着

阮白,像对她许诺般的说道。

阮白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体香,像是桂花初绽时清香的味道。

那干净的味道一直吸引着他的感官,让他蠢蠢欲动。

阮白澄亮的眼睛看着他,心里腾起一股类似暖流的感觉。但随即,阮白想到了张娅莉的话,自言自语

似的说“以前你妈说,我们两个是同母异父的兄妹,我们两个若强行在一起,就是违背常伦和道德,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想你还不知道,你妈妈的确

是我父亲的前妻,他们的确在一起过”

闻言,慕少凌的眉宇皱起。

之前母亲瞒着自己去找阮白,慕少凌从二人断断续续的交谈中便听出了一些不对劲,他说要查,结果因过于忙碌而暂时搁浅。

但精明的他,早已推测出了前因后果。他摸着阮白的小脸,细密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我妈的话你也相信?傻瓜,你想想,倘若我们真的是亲兄妹,怎么可能会生出一对聪明伶俐又健康活泼的宝宝?小白,其他事情你不用管,只要跟着你

的心走就好,这件事情我会调查清楚。”

“可是”

阮白还想说什么,慕少凌火热的手指,挑起她小巧的下巴,一个霸气的吻便狠狠的落了下来“你的话似乎太多了,我不介意做个睡前运动。”

慕少凌一把将阮白给压到身下。

男人力道大的,几乎要将阮白的骨头碾碎,他似乎要将她给揉到自己身体里才甘心!

阮白吓坏了,整个人缩的跟小猫一样,轻软的嗓音说“不现在不行,孩子还在睡”

“没关系,他们睡的比较实。”冲头的慕大少,直接要撕掉阮白的睡衣。正在男人准备攻城略地的时候,一道清脆稚嫩的嗓音,突然响起“爸爸,你压在妈妈身上干什么呀?”

Post Author: admin

You may also like

梨视频丝瓜视频污直播app下载

对于龙,无论是人是兽

一级樱桃app片

“云魔,我姑且叫你云

樱桃直播app地址

就在几名资深者与梅尔